天津奥亚悟邺床垫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床垫、乳胶垫、弹簧床垫、榻榻米垫得生产型厂家

天津奥亚悟邺床垫有限公司

天津奥亚悟邺床垫有限公司


产品知识

突然发现好多家里的床垫用了很久最后,脑中完

作者:admin日期:2019-10-19阅读

  她感觉到了自己的额头,多了一丝湿润的冰凉,可是,她却觉得好困,真的难以睁开眼睛。

  “花折,你哭了吗?别哭,我不是好好的吗?”

  上官翩舞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,脑中完全一片空白,终于陷入了昏迷。

 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,将自己的身形完全的遮盖,只露出了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,乍一看,那双眼睛,竟然与上官翩舞,有着七分相似。

  那双眼睛,被水雾占据了一半,被心疼占据了一般,纤细皓白的手,轻轻的刮过上官翩舞迅速萧条寡瘦的脸,被面具遮盖的嘴巴,反反复复的说着三个字: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那人才抬起手,一方金印在她的掌心凝聚,缓缓的,随着她手中的动作,推入了上官翩舞的额心。

  那双皓白的手,并未停止,而是继续凝聚出灵力,从上官翩舞的体内,召唤出那柄断剑,她手中灵力流转,竟是尘天境中的人,从未见过的金色。

  被金色灵力包裹着的断剑,一点一点的重新长出完整的剑身,再一次,融入到上官翩舞的体内。

  做完这些之后,那人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牢房,擦干了眼角的泪渍,咬牙离开。

  自那之后,上官翩舞的梦境,就变了。

  不再是那座清冷的庭院,也不再是那个清冷孤傲,遥不可及的人。

  天上的云霞,如同火焰一般,鲜红欲滴,一团一团,一簇一簇,从太阳的四周扩散开来。

  这似乎是她见过了,最为炫彩夺目的云霞。

  而她就静静的立在那火云之下,不知为何,一直愣愣的看着天际的云霞。

  那云层中的火,却突然间漏了下来,落在她的身上,烧灼着她的肌肤,她大惊失色,迅速后退,躲避那些从天而降的火焰,却一不小心,脚下一空,落下了悬崖。

  似乎有一个相同的情景,破壳而出,占据了她的整个脑海。

  淮若。

  淮若竟然在临死之前,还要拉着她当做垫背?

  她与淮若一同坠下了弑魔之渊,可是,为什么冥夜离的眼中,却只看得到淮若,只有对淮若的关切与担忧,连一丝余光都不曾停留在她的身上?

  一股嫉妒凝成的火焰,与那朵朵灿烂的火云融为一体,焚烧着她的整个世界。

  好热。

  上官翩舞痛苦的皱起了眉头,整个人在睡梦中呓语,在梦境中,她重悬崖上跌落,却掉入了一个巨大的蒸笼。

  蒸笼之下,柴火哔哩吧啦的烧的旺盛,她被闷在偌大的笼子里,连大气都无法出一下,整个人像是快要被蒸熟了一般,痛苦万分。

  当热度高到了一定的温度,那枚被封在她体内的一枚金印,才像是到了一个临界点,砰的一下四下散开,带着那一万年来,被封印的记忆与灵力,彻底在上官翩舞的体内炸开。

  “杀了她,杀了她。”

  “就是她害的我们无家可归,害的我们的家人惨死火海,她这样的蛇蝎美人,就应该死。”

  “你简直丧尽天亮,勾结邪教,残害官眷,火烧皇宫,烧毁官邸民宅,像你这样的人,就应该被处以极刑,遭受世人千千万万年的唾骂,永世不得轮回超生。”

  “你还我母亲,呜呜,即便你是郡主又如何?天子犯非法都与庶民同罪,你身为郡主,却坏事做尽,像你这样的人,早就该死,根本不配存于世上为人。”

  痛楚逐渐消散,上官翩舞的耳边,传来了众多嘈杂的声音,全都是谩骂,似乎每个人,都巴不得她下地狱。

  她现在,到底在哪里?

  “你这个坏女人,我要砸死你。”

  不知是谁率先扔出了一枚臭鸡蛋,狠狠地砸在了上官翩舞的身上,紧接着,便有接二连三的臭鸡蛋,烂菜叶子,烂瓜果密密麻麻的落在了她的身上,狼狈不堪。

  眼皮好重,为什么睁不开?

  发生了什么?

  那些人到底是谁?

  她究竟要被带到什么地方去?

  眼睛,最终还是睁开,她看到的,是自己正站在一辆囚车之上,被车马缓缓的拉去了菜市口,一股恶臭铺天盖地的传来,她的脸上,还沾着臭黏的液体,目光所至,每一个人的脸上,都写满了仇恨与快意,所有的人,都想要她死。

  呵,想要她死?

  做梦。

  没听过祸害遗千年吗?

  上官翩舞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灵力,瞬间便的无比浑厚,她在口中默念着咒语,搜寻花折的踪迹。

  也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,被上官翩若强行分离她与言诺的契约,花折几乎替她挡住了所有的伤害值,她实在是担心,花折能不能挺的过去。

  难怪花折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,会一直护着她,教她成长,原来,花折竟是万年前,她母后的一件法器。

  她的母后……

  帝月华竟然是她的母后?

  她为什么会变成亓月国的公主?

  又为什么会在十年前,选择离她而去?

  “花折。”

  上官翩舞突然叫出了声音。

  她感应到花折的气息了,就在前面,只是,那气息十分的微弱,像是随时都会消失一般。

  “这个坏女人醒了,大家伙儿继续砸啊,别停下。”

  “对,像她这样的女人,就该遗臭万年,乡亲们,继续啊。”

  上官翩舞感觉到了花折的气息,更加的心烦意乱,那些人,接二连三的用烂臭的东西,砸到她的身上,让她忍无可忍。

  她聚起灵力,低吟一声,巨大的灵力爆破,掀起层层热浪,四散开来,将民众驱散。

  众人轰然倒地,人群中,猛地升起一阵躁动。

  “天哪,这个妖女要当街杀人了。”

  钟无言带着官兵来维持秩序,上官翩舞想要趁势冲出囚车与镣铐的桎梏,却被一股强大的结界禁锢,竟然,连鹤延年都出动了,帝墨寒果然是下定了决心,要杀她。

  虽说她已经恢复了灵力,但是圣天境的灵力,在尘天境,是有禁制的,她没有办法完全施展出来。

  然鹤延年早已经是这个大陆的顶尖强者,他设下的结界,她一时之间,竟然难以冲破。

 

上一篇:网站建设基本步骤介绍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