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津奥亚悟邺床垫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床垫、乳胶垫、弹簧床垫、榻榻米垫得生产型厂家

天津奥亚悟邺床垫有限公司

天津奥亚悟邺床垫有限公司


公司新闻

床垫是最容易被人忽视的一种:床垫是一种不存在

作者:admin日期:2019-10-19阅读

  是夜,亓月国京都,书香人间。

  韩灼一袭惯穿的蓝袍,织锦面料,领口和袖口,均绣着他最喜欢的暗梅纹路,在书堂的傲梅书房中,目光直视坐在他对面的人,神色中,失去了以往的戏谑,只微微浅扬,似乎与平日的他不大一样。

  书香人间极大,街道之上的店面进去,则是满目的笔墨纸砚,均为上品,浓浓的书墨香气扑鼻而来,然,从店面入内,进入后堂,则是一处书堂。

  这里有许多书籍,书品种类多不胜数,还有不少绝迹孤本,因此,围绕着书堂四周,还设置了书房。

  虽说苍何大陆以武为尊,但也是先学文,后习武,并未因武废文,所以,书堂中,每日来来往往的书院学子极多。

  他们或聚众读书,研究书中各类学问,或单独进去单间书房,埋头看书。

  因为这里的书,都不外借,想看的人,只能呆在店里,因此,此时二更未到,书堂之内,还有不少学子在此看书。

  韩灼在进入耀月学院之前,也曾是这里的常客,后来便来的少了,只是,这傲梅书房依旧是他的专属。

  而这次,这个书房中,却不止有他一人。

  上官谦奕坐在他的对面,目光中的悲色被硬生生的压了回去,流露出疏离而又淡漠的尊敬。

  “陛下。”

  他起身,对着'韩灼'拜下行礼。

  '韩灼'目光一敛,对着上官谦奕挥手:“将军平身,在这里,你我并非君臣,将军不必如此拘礼。”

  帝墨寒穿着韩灼的衣裳,易容成了韩灼的模样,与韩灼来了一招偷天换日,才顶着韩灼的身份,从雅苑出来。

  继承了皇位之后,他才知道了从前一直都不知道的许多事情。

  亓月国的皇室,原来一直都牢牢地掌握在别人的手心,隐藏在暗中的那些人,并不显山露水,但是,他却隐约能够察觉出端倪。

  从镶王谋反,上官翩舞火烧皇宫,父皇母后之死,到京都之中,这段时间以来遭受的种种诘难来看,他想要猜测出几分内情,也并非无据可循。

  只是,他知道的并不多,所能猜测的依据,更是寥寥无几。

  父皇走的匆忙,母后去的突兀,所有的一切,都如同山洪暴发一般,来的让他猝不及防。

  因此,当帝墨寒看到韩灼带来的那张纸条之时,才突然茅塞顿开。

  或许,诸多的事情并非完全没有人知晓,上官谦奕必定是一个知情人。

  所以他才会孤注一掷,避开了雅苑的重重眼线,来到这里,与上官谦奕暗中会面。

  上官谦奕在军营之中久了,也并不太喜欢拘泥于繁文缛节,他点头,对着帝墨寒说道:“既如此,那微臣便开门见山。”

  上官谦奕重新坐下,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:“其实,当年毁了上官翩舞验基石的人,是若儿。”

  帝墨寒没有想到,上官谦奕说出口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,他猛地瞪大了眼睛,脑海中浮现的,却是他为了替上官翩舞求情,在父皇的殿前,冒雨跪了几天几夜,最后却亲眼看着黛蔓被赐死,上官翩舞被驱逐。

  “怎……怎会是她?”

  帝墨寒觉得这纯属无稽之谈,他扯起嘴,想要笑,却又完全笑不起来。

  “将军莫要说笑,十年前的上官翩舞,天赋卓绝,翩若哪里会是她的对手,又怎么有能力,能够捏碎上官翩舞的紫色验基石?”

  验基石乃是集天地之精华,自然淬炼而出的天石,且不说十年前的上官翩若还不到黄灵,即便是他如今的蓝灵,也不敢夸下海口,能够捏碎验基石。

  “陛下可能不知道,上官翩舞乃是月华公主与他人所生,与我上官家,并无血亲,上官翩舞的验基石,确实是若儿所毁,不过,那时的她,却是被人操控,下了灵蛊,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”

  “被人……操控?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这件事情,他谁都没有告诉,十年前的那天夜晚,他看到了所有的一切。

  即便罗芳菲不使小心思,引他看见帝月华与人离开,他也知道一部分的内情。

  因为,在那天晚上之前,帝月华早已经将这件事情告知与他。

  只是,她并未说原因,只说道:“将军,本宫知你重情重义,但是此事,乃是本宫一人的私事,本宫命令你,看见了也当做没看见,知道了,也说不知道,这么多年以来,若非将军,本宫怕是早已经葬身在了流言蜚语之中,将军于我有恩,我必定不会害你。”

  她让他看见了也当做没看见,知道了也只说不知道。

  那时的帝月华,身为亓月国唯一一位公主,性子是何等的张扬,可是,她却说出了那样的话,狠心撇下自己的女儿,又铁了心让上官翩舞与上官家脱离关系,她必定是有自己的用意。

  只是他并不知道,那个时候的翩若,不过是因为淮若短暂的苏醒,才会出手捏碎上官翩舞的验基石。

  他一直以为,是帝月华身边的那位神秘人,给翩若下了灵蛊,才会让翩若灵力突然暴涨,与从前判若两人,下狠手捏碎了上官翩舞的验基石。

  在那之后,他也曾探查过翩若的身体,除却发觉她体内有一道诡秘莫测的封印之外,却并未探测到其他。

  所以,他才会一直认定,以为那道封印,必定是黑衣人留下的,十年前的事情终究会成为隐患。

  其实,早在京都大变开始,他的心中,便隐约有了直觉,直到,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妻子,死在自己的女儿手上时,他才彻底的相信了自己的直觉。

  他的菲儿,竟然死在了自己的女儿手中?

  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。

  他当时浮现在脑海中的第一个猜测便是,翩若体内的封印,是不是解开了?

  那个神秘人……他终究还是回来了?

  可是,为什么偏偏是他的妻子?

  那个他最爱最爱,可是却又最为愧疚的妻子?

  他们才刚刚约定,要执手白头终此生,为什么那个人,竟然连他妻子的命都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