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津奥亚悟邺床垫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床垫、乳胶垫、弹簧床垫、榻榻米垫得生产型厂家

天津奥亚悟邺床垫有限公司

天津奥亚悟邺床垫有限公司


行业新闻

有的人在买回新床垫后,想着外面的那层薄膜不拆

作者:admin日期:2019-10-19阅读

  “你说的这些,我竟从来都不知道。”

  帝墨寒从来都没有想过,上官翩舞竟然不是上官家的人,姑姑的离开,竟然不是遇难,而是自愿与他人离去。

  “既如此,那将军此番将翩若逐出家门,又是为何?”

  上官翩舞不是他的女儿,那么上官谦奕便只有上官翩若这一个女儿,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,便舍得,将自己的女儿逐出家门?

  “陛下,若您是微臣,那时那刻,您又当如何?”

  上官家并非上官翩若一人,还有一门老小,满门丁仆,没有人知道那神秘人的目的,但是,唯有一点,那便是,不论神秘人的目的是什么,都没有人能够阻挡那些人的脚步。

  “那群神秘人的目的,没有任何人知晓,即便先皇与先皇后,也揣度不出半分,若他们,是冲着上官家来的,那么我与翩若断绝关系,将他赶出上官家,便是护她一命,若那些人,只是冲着翩若而来的,那么微臣此举,便是护住整个上官家与京都中,那些枉死的官眷一命。”

  “近来,京都之中,风波不断,人命案件环环相扣,一直都找不到真凶,那时,我便已经猜测,必定是那人回来了。”

  十年前,上官家的仆人们离奇死亡,上官战海也曾经与那帮人交过手。

  十年前的上官谦奕,已然是紫灵巅峰高手,在那些人的手中,都过不了百招,便败下阵来,负伤归来,如今的他们,既然会卷土重来,那么目的一定不只有罗芳菲一人,这么简单。

  帝墨寒自然明白上官谦奕的意思。

  他虽为上官翩若的父亲,但也是一国之将,一家之肱骨。

  若是他无牵无挂,那么必定会拼死护住上官翩若,但是,他不能。

  帝墨寒不禁想,自己口口声声的说心悦翩若,但若是他自己遇到那样的事情,他会放弃苍生黎民,而选择只护住翩若一人吗?

  这答案,竟是迟疑。

  “神殿那边,可有话说?”

  他在问些什么?

  在他自己迟疑的时候,他竟然还想要同冥夜离比较?

  他的思想,何时变得如此龌龊?

  “微臣当街与翩若断绝关系那晚,盈玉便亲自过来为翩若撑腰,神殿不论何时,都会与翩若站在同一阵线,如此,微臣也算是能够安心了。”

  其实,上官战海说的,极为委婉。

  盈玉那是怒气冲冲而来,说的话,自然不止这些。

  她难得一遇的怒不可遏,也不管站在她面前的人,究竟是不是亓月国的振国大将军,指着他的鼻子,便是一顿臭骂。

  “将军还真是好魄力,好果决,当街便与二小姐撇清了关系?我原本以为将军征战沙场多年,且不说智勇双全,也并非是那贪生怕死的宵小之徒,您今天做的事情,倒是让神殿中人,均大吃一惊啊!”

  “从今以后,二小姐既然已经不是将军的女儿,与您的护国公府毫无干系,那么从此以后,神殿便与护国公府亦再无半点干系,望将军珍重,祸福自倚。”

  神殿不论何时,都会与翩若站在同一阵线吗?

  帝墨寒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心中竟涌现出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,紧随而来的,却是更多的欣慰。

  她的选择,果然没错。

  他护不住她,便只能看着别人护她。

  而他所能做的,便是在她需要的时候,在他可以的时候,倾囊相助,她想要做到的事情,他也必定尽力帮她完成。

  “既如此,将军可有良策?朕必定全力配合将军。”

  帝墨寒顶着韩灼的那张脸,那张常年浮笑的脸,显露出的,是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  “微臣想,与其让他们居于幕后,犹如捕蝉之螳螂,我们不如将他们引出水面,微臣不信,集我亓月国力,还对付不了那帮人。”

  帝墨寒点头,“将军可知,上官翩舞,如今,就在朕的手中?”

  那天前去追杀翩若的一帮人中,便有帝墨寒派去的人。

  只是,没有人知道,他派人前去的目的,并非为了杀上官翩若,而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,帮上官翩若一把。

  至于上官翩舞,完全属于意外所得。

  上官翩舞至今还被他困在地牢之中,那座地牢,被鹤延年设下了结界,她插翅难逃。

  “若当年的那个神秘人,便是翩舞的生父,那么他必定是冲着翩舞来的,陛下,微臣有一计,请陛下配合。”

  地牢,一如既往的潮湿阴暗,空气中弥漫着的腐烂的气息,经久不散,在这里呆的时间越久,便越是觉得,地牢之中的寒气浸入骨髓。

  上官翩舞近来的梦境,做的愈发的频繁。

  她昏昏沉沉的睡着,时而醒着,也如同睡了一般,脑子总觉得极为的不清醒,不论何时,睁开眼睛,都仿若置身梦中。

  梦中的那个人,还真是十年如一日的,全然没有任何变化。

  那袭白衣,刺目的白,青丝长坠,眉目如星似海,唇薄而显得凉薄,那个他注定得不到的男人,为何她始终都不能忘怀?

  上官翩舞真的很想要忘记,明明他从没有给过她任何的温柔,不是吗?

  可是为何他又没日没夜的出现在她的梦境之中,让她想要得到,却终是虚幻,想要放下,却难以忘怀?

  梦中的那些,像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一般,像是梦,却又不像是梦。

  她是不是已经魔怔了?

  一阵熟悉而又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,将地牢中的腐臭冲散,落在了上官翩舞的鼻尖。

  她睡在半潮的草垛之上,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,却怎么也无法睁开。

  “花折,是你吗?”

  上官翩舞只感觉自己的身上,像是压了一块千斤巨石,她睁不开眼睛,也推不开巨石,连说话,都显得勉强。

  没错,肯定是花折,只有他身上的气味,才会如此的香,像是将天地间所有的杏花芬芳全部浓缩在了一处,沁人心脾,却让她熟悉安心。

  “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!”

  上官翩舞仍旧闭着眼睛,她感受到像是有一双柔软的手,覆上了她的额头,那触感,冰凉而又柔软,却让她的脑子,越发的昏沉。

上一篇:电商网站不适合的推广方法有哪些 下一篇:没有了